跌跌不休的“宁王” 还能重回万亿市值吗?-足球买球

跌跌不休的“宁王” 还能重回万亿市值吗?
  • 周永亮
  • 2022年05月06日 13:54

过去几年顺风顺水的「宁王」,进入了一个相对困难的时期。

5 月 5 日,五一假期后的第一个交易日,宁德时代不出意料低开 10%,迅速登上热搜。截至当天收盘,宁德时代股价下跌 8.15% 到 376 元/股,总市值为 8764 亿元。当天的成交额超过 220 亿元,创下上市以来单日成交金额新高。

相比去年 12 月 3 日的高点(692 元/股),宁德时代的股价已经下跌 45%,市值「蒸发」超过 7300 亿元。

针对此次股价大跌,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业绩说明会上表示,作为快速成长的高科技企业,宁德时代从 2015 年至 2021 年的营收、净利润,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 56%、52%,估值应参考世界级高科技企业早期水平。

他还表示,宁德时代作为全球市占率 35%、行业技术第一且获得国内外客户深度信任的企业,面对未来 10 倍以上的市场空间,成长潜力巨大。除了研发、设计、生产制造、销售以外,宁德时代还增加技术授权、服务品牌与服务价值(比如 evogo、重卡换电等)。

宁德时代 2022 年一季度营收情况 | 宁德时代财报

宁德时代最近的股价波动,都跟它「增收不增利」的一季报有关。今年一季度,宁德时代营收 486.8 亿元,同比增长 153.97%;净利润为 14.93 亿元,同比下降 23.62%。特别是在毛利率方面,一季度仅有 14.48%,大幅低于 2021 年的 26.3%;净利率为 4.06%,也低于 2021 年的 13.7%。

表面上看,宁德时代最近一段时间的业绩波动,主要与上游原材料价格波动有关。但更加值得思考的问题是:疫情、通胀等宏观因素已经给全球产业链带来了长远变化,曾经支撑「宁王」高估值的逻辑,到今天是否依然适用?

01 原材料暴涨的「考验」

关于一季度「增收不增利」的原因,宁德时代表示,为维护新能源汽车及动力电池产业的健康良性发展,他们承担了主要的原材料涨价压力,是毛利率环比下滑的主要原因。这是短期波动因素影响,随着上游产能扩产,原材料价格将逐渐回归合理水平。

极客公园此前曾数次报道:近期动力电池的主要材料碳酸锂,上涨幅度远远超出市场预期。上海有色网数据显示,5 月 5 日,国产电池级碳酸锂现货报价 46.15 万元/吨。2021 年初,碳酸锂价格则仅为约 5 万元/吨,最高时价格曾超过 50 万元/吨。

这也直接反映到营业成本上。财报显示,一季度宁德时代的营业成本是 416 亿元,同比增长 199%,远远超过营业收入增幅(154%)。

其实,上游原材料价格的大幅上涨,给处于中游的宁德时代出了一道选择题:到底是自己承担上涨成本,还是向下游主机厂商传导?从一季度的情况来看,宁德时代向下游传导相对谨慎,自己承受了很大一部分原材料上涨。

其实,不仅仅是宁德时代,整个动力电池行业都出现「增收不增利」的情况。从国内来看,一季度,国轩高科和亿纬锂能的营收同比增长 203.14% 和 127.69%,但净利润下滑 32.79% 和 19.43%;欣旺达一季度营收 106.2 亿元,同比增长 35.1%;盈利 9492 万元,同比下降 26.13%,销售毛利率为 13.45%。

国际上,宁德时代的老对手 lg 新能源,第一季度营收为 4.34 万亿韩元(约合 224.8 亿元),同比增长 2.1%;营业利润同比下降 24.1% 至 2589 亿韩元(约合 13.4 亿元)。

这背后,更多地跟进一步抢占市场份额有关。数据显示,2022 年一季度,中国动力电池装机量 46.87gwh,宁德时代市占率超过 50%,继续位列行业第一。同时,宁德时代的全球市占率也从 2021 年底的 32.6% 提升至目前的 35%,进一步拉开了竞争差距。

广告

不过,宁德时代似乎也无法承受太久。西南证券研报认为,宁德时代 2021 年动力锂电池产品单位利润约为 0.08 元/wh(瓦时),若成本压力得不到传导,「仅碳酸锂涨价或吞噬公司全部利润」。

据了解,宁德时代已经开始与客户洽谈涨价,以应对供应链成本压力。「我们与客户友好协商价格有一定过程,不同客户情况和应用场景有差异,不好一概而论。总体来看,已基本完成与客户的协商调价,将在第二季度逐步实施落地。」

同时,宁德时代还表示,「基于目前供应链和上游情况,客户对我们这次涨价表示理解,因为每家客户的情况都不一样,无法讲具体的涨价比例,整体上公司的盈利水平会有合理修复,具体结果视落地情况而定。」

对于这轮涨价潮,下游的主机厂可能更多的是无奈。此前,理想汽车 ceo 李想通过社交媒体发文称,今年二季度电池成本上涨的幅度「非常离谱」。目前来看,和电池厂商已经合同确定了二季度电池涨价幅度的品牌,基本上就都立刻宣布了涨价。李想还表示,还没涨价的品牌,大部分是涨价幅度尚未谈妥,等谈妥后也普遍会立刻涨价。

02「重估」宁德时代?

2018 年上市至今,在不到三年间,宁德时代从最初的不到 500 亿元市值,到如今的 8764 亿元,股价累计涨幅十几倍,最高时达到 26 倍。支撑宁德时代高估值,一方面是其营收与业绩的爆发式增长,另一方面是其在产业链中的强势地位。

在经历今年一季度的业绩下滑后,宁德时代能否快速恢复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上涨价格的传导,以及接下来原材料的走势。目前来看,宁德时代与客户二季度的协商调价已经基本完成,原材料的价格开始小幅回落,但业绩能否恢复此前的水平,仍然有待观察。

据了解,近两年来,受利润驱使,上游企业已经开始在布局大量新产能。招商银行研究院研报预测,短期来看,2022 年,锂盐供应短缺,需求旺盛下价格保持高位;2023 年到 2025 年,随着产能快速释放,供给将大于需求,价格出现阶段性回落。

除了供需失调,电池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,还与人为投机有很大的关系。蔚来汽车 ceo 李斌曾表示,「我们对上游各环节做了深入研究,认为当前碳酸锂涨价的投机性因素更多,供应和需求之间并没有那么大差距。」

近期,监管部门也在协调价格机制,对恶意炒作行为的打击,稳定原材料市场价格。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副秘书长马小利称,「工信部、发改委、协会,包括一些其他的机构都针对材料价格上涨不同程度地做了很多工作,经过 3 月份一个月的努力,基本上碳酸锂价格出现了一个稳定的局面。」

不过,宁德时代一季度的增收不增利,更深层次的影响在于,人们开始重新思考宁德时代的估值,它对于上游资源生产商、下游主机厂商,到底有多少议价能力,是否真如想象中那么强势。

一般来说,从公司的应收、应付情况,可以观察它在产业链中的话语权。近几年,宁德时代的应收款项,并没有随业务规模的扩大而提升,这表明下游客户对宁德时代资金的占用并不严重。财报显示,2020 年到 2021 年,宁德时代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分别为 212 亿元、252 亿,同比增长 18.9%,低于其营收的增幅(164%)。

但相反,宁德时代对上游供应商的资金占用相对严重,应付账款金额伴随业务规模增长而增长。据了解,从 2019 年到 2020 年,宁德时代的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为 281 亿元、312 亿元和 1072 亿元,同比增长 11% 和 244%。

进入到 2021 年一季度,宁德时代依旧表现优秀。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 1479 亿元,同比增长 259%。其中,应付票据 835.9 亿元,应付账款 643.3 亿元;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 266.6 亿,同比仅增长 22.8%。

但毛利率的表现,就像一颗怀疑的「种子」,让人们对「宁王」的信仰出现了些许裂痕。即便是宁德时代在国内占据 50% 的市场份额,合作车企包括特斯拉、现代、福特、戴姆勒、长城、理想、蔚来等主流主机厂,在全球市场的市占率达到 35%,在面对原材料涨价带来的成本增加,也无法立即传导到下游整车制造商。

对于未来,宁德时代依旧乐观,「行业竞争不仅是看单个产品或技术,而是综合实力的比拼,公司供应链体系更加完备,制造体系和技术研发实力更强,随着高性价比新产品陆续量产,相比二线厂商的优势差距还在不断加大。」


文章出处:

文章纠错

  • 好文点赞
  • 水文反对
观点发布 网站评论、账号管理说明
热门评论
相关报道

最热文章排行

邮件订阅

| | |
"));